您的位置:主页 > 荣誉资质 >

人类社会本质及未来发展趋势

  那么我们的世界为什么存在着这么多具体物质形态呢?物质世界之所以存在无穷多的具体物质形态,是因为物质世界的本质:无序状态。

  布朗运动向我们揭示了物质世界的核心本质:布朗运动是将看起来连成一片的液体,在高倍显微镜下看其实是由许许多多分子组成的。液体分子不停地做无规则的运动,不断地随机撞击悬浮微粒。当悬浮的微粒足够小的时候,由于受到的来自各个方向的液体分子的撞击作用是不平衡的。在某一瞬间,微粒在另一个方向受到的撞击作用超强的时候,致使微粒又向其它方向运动,这样就引起了微粒的无规则的运动,即布朗运动。

  把这个现象延伸一下就会发现不只是水分子和悬浮颗粒,所有的物质都在做着同样的运动:永不停歇的无规律运动。即整个世界永久性处于永不停歇的无规则运动的状态,我们称这种运动为自由运动。自由运动导致了以下两种结果:

  一,世界是一个充满着趋近于无穷多的具体物质形态的物质世界。因为永久性的无规律运动才使得物质基本粒子能够充分的自由组合,就像垒积木一样垒出所有可能存在的形式,比如打开元素周期表就会发现各个元素的原子结构之间的区别其实是不同数目的质子、中子、电子相互自由组合的结果,以此为基础各个原子的自由运动导致原子之间的相互自由结合又形成了各种各样的化合物,化合物之间的自由结合又构成了更加复杂的具体物质形态,最终形成了现在我们看到的存在着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无穷多的具体物质形态的世界(我们可以据此得出结论:物质世界有着共同的本质,具体物质之间的区别只是结构上的区别)。我们的太阳系及地球上的独特的物质环境就是自由运动的结果,无数多的具体物质形态之一。

  二,物质处于永久性的自由变动之中。在永久性变动之中可以表现为趋近于无穷多的具体物质结构形态。物质世界处于永久性的无规则运动中,运动过程必然伴随物质结构的改变,所以物质世界的状态就是在运动的过程中不断的产生新的物质形态,然后湮灭旧的物质形态,永恒的运动造就了永恒的物质结构演变,从一种形态演变为另一种形态,另一种形态又会演变为其他的形态。永恒的运动,永恒的结构演变。

  虽然说物质世界的核心本质是永不停歇的无规则运动,但是这种无序性对于物质的作用在人类看来就像滴水穿石一样,它是一个缓慢的、在潜移默化中发挥作用的过程。就像地球围绕太阳公转,每一次的公转轨道和上一次都有一些不可准确预测的偏差,这种不可预测的偏差存在于所有形式的物质结构和物质运动动中,这种偏差就是自由运动在发挥作用。我们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当这种小范围内的变动性积累到一定程度后就会彻底改变当前的状态。但是,在这种无序性运动完全颠覆当前这种运动方式之前,地球都将保持这种运动方式,所以在一定的时间、空间范围内,存在着一定的秩序,简称相对秩序。

  虽然我知道一百年后构成我身体的这些物质将会分解进而参与到其他具体物质的构成中去,但是在我死之前我的身体却在以一种生命所独有的运动方式一直运作下去。也就是说在我存活的时间范围之内,构成我身体的这些物质构成的运动是完全有规律可寻的。秩序,是相对于一定物质主体,在一定的时间、空间范围内结构、运动方式的规律性。除了我们的身体之外,比如四季更替、昼夜轮回、山川河流如此等等。物质从一种具体形态转变为另外一种形态虽然是一个随机、自由的过程,但同时相对于人类而言也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也就是说我们生活在一个相对稳定的环境中,这个稳定的环境在一定时间、空间范围内是有序的。相对秩序仍然大量的存在于我们的世界,这也是探讨人类的意义所在(如果整个世界是绝对的混沌一片,上一秒钟和下一秒钟的物质世界截然不同,不存在相对秩序,那么我们也没有必要在这里探讨人类的过去和未来了)。

  物质世界的无序性是一个长期概念,而物质世界的相对有序性则是一个短期概念。因为人类本身就是一个短期的具体物质存在,所以我们在下面所讨论的几乎所有关于具体物质结构形态、生命、人类及人类社会的理论、逻辑结构都是相对理论,都是有着具体的时间、空间范围限制。

  我们所处的物质世界是一个丰富多彩的世界,这里面充满了无数的具体物质形态,每一种具体物质形态由于结构的差异,它们也同样拥有千差万别的运动方式,比如一块石头和一块铁,由于物理的、化学的等物质结构不同,所以相关的物理的、化学的运动方式也存在区别。物质结构决定运动方式,物质结构不同,运动方式自然不同。任何具体的物质形态都有其独特的运动方式(从终极角度看,物质结构和运动只是一枚硬币的正反面,但是在一定的时间、空间范围内,我们可以认为物质结构决定运动方式,所以这是一个相对理论)。

  生命,一种产生于地球、太阳等相关物质要素构成的物质环境中的一种具体的物质形态,此种物质形态有着独特的物质结构,以及独特的运动方式。它的结构和运动是我们研究的重点。火,需要氧气、可燃物才能够存在,所以我们看到火势总是跟着风,向着柴火多的地方蔓延。生命亦如此,需要食物/养料、温度、水等等才能存在和延续,所以生命总是趋向于食物/养料、温度、水等相关物质要素丰盈之处。也就是说任何一种具体物质的存在都需要一些具体的物质要素的支持,物质的运动就是趋向于获取这种物质要素的运动。我们把生命的存在及延续所需要的物质要素称为“利益”,生命的行为就是不断的趋向于获取利益的行为。

  生命的本质是一个追逐利益的过程,生命追逐利益方法的演变趋势是一个从简单到复杂的过程。为什么呢?因为地球相关独特的物质结构形态造就了生命,虽然地球相关物质环境是一个适于产生生命的物质环境,但是对于生物而言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世界,地球及太阳系本身的物质结构体系的形态原本是物质世界自由运动的结果,并不是特地为了产生生命而存在的。所以在这个环境相对于生物的需要而言并不是完美的,存在着多元化的对生命生存不利的因素,这种物质环境局限性阻碍着生命进一步的演变和发展。比如,生物的生存需要阳光,但是我们的地球环境中仍然大量存在着因为缺少光照而不适于生物生存,或者只有少量生物生存的地方。生物的生存需要水源,但是这地球上还是固执的存在着大片的沙漠地带,如此等等。可以说,在地球上几乎不存在对生命而言尽善尽美的生存环境,每一个生存环境或多或少都有着这样、那样的局限性,像变幻无常的气候、稀少的光照、崎岖的地势、波动的温度、紧缺的水源等等。

  环境的特征决定了生命的演变趋势,生命的演变也正是围绕着最大化的弱化物质自然结构相对于生命的局限性为中心而进行的。那么,在这种充满了局限性的环境中为了更好的生存,生命是如何做的呢?最初的生命只是一些简单的单细胞生物,作为一个单细胞生物环境的适应能力极低,为了提高生存概率,细胞之间会相互联合起来构成多细胞生物,作为一个整体存在,在这个整体中细胞进行多元化的分工,然后互相联合、分享各自的成果来提高生存概率,比如一株植物要想在地球上生存,需要阳光、水分和养料等等,于是植物中的一部分细胞构成根茎扎在土壤深处以便能够更好的吸收到足够的水分和营养,另一部分细胞构成绿叶以朝向最佳的方向展开最大的面积以便更好的吸收阳光和二氧化碳进行光合作用,构成根茎的细胞由于进化出了专门吸收水分、养料的相关结构,所以在吸收水分和养料时便更有效率,构成绿叶的细胞由于进化出了专门进行光合作用的相关结构,所以在进行光合作用方面更有效率,然后彼此之间互相分享,这种组合增强了生命的生存能力,使得生命在物质自然环境优越的地方更加的繁荣昌盛,在物质自然环境更加恶劣的地方能够存活,总之,在整体上提高了生存概率。所以生物的演变趋势是一个个体之间相互联合构成整体的过程,比如现在人类的身体就可以看成是一大群细胞相互联合的产物。

  总之,复杂的、变动中的环境决定了生命面临不止一种局限性物质结构,为了更好的应对这些不利因素不得不进行分工、相互协作,完善的分工和协作使得生命的生存能力得到极大提高的同时生命本身的结构就变得更复杂了。所以,生命的追逐利益的过程就是一个从简单到复杂的过程。这个过程其实也是一个个体间相互联合构成一个整体的过程。所以我们把这种从简单到复杂的过程统一称为整体化过程。

  不同功能的细胞相互配合能够更有效地获取利益,从而更好的生存下去。即相互联合作为一个方法,可以更好的生存下去。由此我们可以这样认为:在多元化的物质环境中,个体相互配合作为一个整体存在是最根本的提升利益的方式。对于生命而言物质环境局限性是永久性的,所以对于生命而言利益的追求也是永久性的,所以,在生命的存在范围内这种演变趋势也是永久性的。生命的本质趋势就是为了不断的获取更多的利益而越来越高级与复杂的一个过程。这个趋势就是整体化趋势。

  人类作为生命的一部分、一个发展阶段,其历史使命就是继承与发扬这个整体化趋势。

  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不再是细胞之间的联合,而是在细胞相互联合构成多细胞的细胞整体最高形态:“人体”的基础之上的人与人之间联合构成整体的过程(人类是自然进化的生命的高级形态)。大自然的进化使得生命的基因趋于完善,当生命进化出大脑之后,大自然的基因进化便趋于终结,在此基础之上,取而代之的是以大脑为载体的智力的进化,进步性也不再体现为基因的进步,而是智力的进步。智力的进化是通过以人类为载体实现的,在应对物质环境因素的威胁方面,人类与自然生物的最大的不同在于自然生物的基因进化阶段只是通过改变自身生物结构来适应环境,而人类则是通过运用自己的智慧改造具体物质结构特征来让具体物质结构适应自身的生物需要。这个过程是一个更好的应对物质环境因素局限性的过程,同样也是一个个体之间相互联合构成整体的过程,就这一点而言人类和细胞是一致的,这其实也是生命的核心本质。

  人类根据自己的需要运用自己的智慧对相关物质环境中的具体物质形态进行干预,通过改变具体物质结构特征来满足自身生物需求是人类利益方式的核心特征。也是人类应对物质自然结构相对于人类需要的局限性的根本方法。利益是生命运动、演变的核心根据,人类的利益表现为的各种各样的按照人类的需要在人类智力的干预下而形成的各种具体物质形态,即人工物质结构形态:我们把一些由于物质世界自身的自然演变形成的具体物质结构形态称之为物质自然结构形态,比如说我面前的一座自然形成大山是一种自然物质结构;而我现在手里拿着的一个玻璃杯因为是人类根据自己利益需要而制造出来的,所以杯子是人工物质结构形态。

  这个过程我们可以认为这是一个弱化物质自然结构相对于人而言的局限性,强化人工干预行为本身使对人自己利益影响逐渐增强的过程。比如说我们通过兴修水利让因为缺水不适合农作物生长的土地变成了良田,这其实就是人通过自己对河流的有效改变弱化了河流、雨量的空间上、时间上自然分布对人类创造利益的局限性,再例如,根据地球自然环境特征,蔬菜本不会在冬天生长,但是人类发明的大棚蔬菜技术突破了蔬菜的季节局限性,如此等等。地球的自然环境结构虽然适合生命的存在,但是它会阻碍生命更进一步的发展和演变,我们要做的就是让相关物质环境更加的迎合生命的生理需要。即人工对物质具体结构的改造可以弱化物质自然结构形态对生命生存、发展的局限性。人工干预使得物质自然结构形态对人类的利益影响趋于弱化,那么反过来,人本身的干预物质自然结构的能力对人类的利益影响便会趋于强化。所以,随着人类对物质自然结构的干预能力越来越强,人的作用便会逐渐取代物的作用成为人类利益的核心影响因素。所以,整体化过程也是一个“人”取代“物”的过程。

  利益是人类行为的根据,人们总会钟爱对于自身利益重要的因素。当人类没有物质结构干预能力时,物质自然结构的作用对人类的利益需求的重要性大于一切的时候,人们便会绝对的钟爱相关物质要素;当人的物质结构干预作用对人的利益需求重要性大于一切时候,人们便会钟爱人。也就是说人类完全没有物质结构干预能力,从而物质要素重要性大于一切时,人们之间为了争夺物质要素而相互对抗,所以在物的阶段,人与人之间的利益是绝对对立的,为什么呢?从“物”到“人”的过程是一个人的力量不断强大的过程,也是一个创造利益的能力不断扩充的过程,扩充的结果就是利益相对而言不断的丰盈。也就是说人类完全没有物质结构干预能力,从而物重要性大于一切时,也就是人们的利益最为匮乏的时候。利益决定了人的行为,当利益相对匮乏的时候,人们之间便会为了利益而相互争斗,所以在物主导的利益匮乏的阶段,人与人之间是一种利益对立的关系;当人的物质结构干预能力使得人的重要性大于一切时,人们拥有了极强的利益创造能力,人们根据利益决定自己的行为,当“人”变得对利益的延展有利时,这时候人们之间为了创造更多的利益而相互合作,所以在“人”的阶段,人们的关系是融洽的、利益是绝对统一的。所以,从物到人的过程,主要体现为人与人的利益关系从对立到统一的过程。

  当人与人之间的利益对立消失,利益绝对统一的时候,人们便会进入整体状态。为什么呢?在“物”的时代,在利益冲突的时候,人与人之间相互对抗,各自维护各自的利益,即在利益冲突的环境中维护局部短期利益,这是一种对抗性局部利益行为。到了“人”的时代,当人与人之间的利益冲突消失后,人与人之间的合作取代对抗之后,局部短期利益行为也会消失,取而代之的便是整体性长期利益行为,因为合作使人们有了共同利益,人们作为一个整体行动,所以利益行为也就变成了从所有人共同利益出发的整体长期利益行为。所以,当人与人之间利益冲突消失,利益绝对统一之后,人们进入整体状态。在这里我们对接一下外部概念,在利益匮乏的环境中维护局部利益的短期利益行为我们可以称为局部利益行为,也可以称为私利行为。反之,我们把在利益丰盈的环境中维护整体利益的长期利益行为称为整体利益行为,也可以称为公义行为。在这里用私利代表局部短期利益,用公义代表整体长期利益。

  人类整体化进程是一个从物到人的过程,始于“物”、终于“人”,所以人类完全没有物质自然结构干预能力的、纯粹的“物”的时代其实就是人类作为一个生物物种的起点:自然状态中的人类,即原始人阶段。人类是基因进化的终点,智力进化的起点,人类的出现结束了生物通过改变自身结构来应对物质自然结构局限性的基因进化的时代,开启了通过改变物质自然结构来应对物质自然结构局限性的智力进化的时代。所以从改变物质自然结构以应对物质自然结构局限性的角度看,纯粹的物的时代、智力进化的起点,同时也是基因进化的终点,钱柜娱乐,就是人类的自然状态。

  自然界的基因进化阶段,最高的成就就是让细胞之间的联合构成了一个多细胞生命体,此之谓细胞整体状态。细胞整体状态即多细胞生物的出现让构成整体的细胞之间消除了利益冲突,生命在细胞层面消除了利益冲突。细胞之间成为了绝对的利益统一体,这是基因进化阶段的最高成就。然而,基因进化的最高成就也仅限于此:进化出了多细胞生物,实现了细胞间的绝对联合。

  生命对利益的追求是永恒的,所以,生命的整体化进程是永恒的。虽然在细胞层面相互之间的利益实现了统一,但是在细胞整体层面,即多细胞生物层面,利益还是冲突的。例如达尔文的“生存斗争”就在多细胞层面详细论述了多细胞生物之间的利益冲突。自然状态中的人类利益冲突即属于生存斗争的具体形式之一。人类的整体化进程本质上讲就是在细胞联合构成利益统一体的基础之上,多细胞生物层面的利益冲突到统一的过程,即以人为基本单位,人与人利益关系从对立到统一的过程。人类的整体化进程是以多细胞生物为基本单位的生命整体化趋势的延续。人,是细胞整体状态的代表。

  整体化进程是一个个体相互联合构成整体的过程,所以从理论上讲人类的整体化进程应该是个人与个人之间的一个随着利益逐渐统一而相互联合构成整体的过程。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因为人类的整体化进程始于自然状态,而在自然状态的时候人类是一种群居动物而非独行动物。所以在现实中人类的整体化进程是一个血亲部落之中的人们不断打破血亲隔阂,进而人与人之间的利益关系从对立到统一的过程。

  人类的整体化进程是一个人与人利益从对立到统一的过程。那么,自然状态中的部落之间的利益冲突的从对立到消失是如何实现的呢?是通过利益方式(生产力)进步到一定程度后实现的。这里我们需要强调一个事实:在漫长的生命演变过程中,生命的利益方式是不断进步的。利益方式:顾名思义,即获取利益的方式。自然状态下的“利益”主要指食物,也就是说人们获取食物的方式是不断的进步的,所以人们的食物也是相对而言不断丰盈的。

  提高获取食物的方式的渠道有很多种,例如,食肉动物提高利益方式的渠道包括进化出更灵敏的嗅觉,更快的追击速度,与环境融合的更好的毛皮花纹等等,这些是属于通过基因进化以改变、提高身体机能使得利益方式进步的一种方式。而人类的利益方式的提高主要是通过运用自己的智慧改造具体物质形态的方式来实现,例如把石头通过打造、打磨成特定的形状变成石器、通过在地上挖坑的方式设置陷阱、使用火、驯养牲畜、种植可食用的植物(即后来的农作物)等等,这些我们统称为“利益方式的进步”。

  相对而言,通过改变物质具体形态而提高利益方式的渠道相对于改善身体机能的方式而言速度更快、效果更明显。这同时也是人类相对于自然生物的优越性所在,人类利益方式的进步其实就是人类对物质环境的干预方式的进步。

  利益方式的进步的结果就是利益不断丰盈,即食物越来越丰富,当食物丰富到每个部落创造的食物多于其维持生命所必须的食物的程度的时候。当这种现象长期、大规模的出现的时候,非血缘关系的人与人之间的共存就成为了可能。比如说在一次大规模的武力冲突后,又俘获了大量的战俘,这时候作为部落首领你会把他们杀死还是会让他们活下来?由于一个人创造的食物大于他本身基本需要的食物,如果让他们活下来,则我们可以从他那里源源不断的压榨、获取食物。当战俘活着比死掉对自己更有利的时候一般都会选择让战俘活下来,即便是在方才的冲突中他刚杀了自己的血亲。这就是利益的力量!

  再比如,相邻各个部落之前经常为了争夺猎场而爆发血腥冲突,而现在,食物相对于以前更丰富的时候,或许对于猎场的需求就没有以前那么迫切了,既然没有那么迫切,那么也就没有必要为了这些非必要的东西而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争夺。所以,在利益进一步丰盈之后,部落之间就不再是消灭与被消灭的关系了,会形成具有压迫性质的进贡关系。比如说华夏民族自称炎黄子孙,当年的黄帝和炎帝本来是两个部落的首领,后来为了领地两个部落之间爆发了战争,炎帝战败,黄帝战胜,但是黄帝并没有像之前自然状态一样彻底消灭炎帝部落,而是两个部落联合,形成了部落联盟。这是华夏民族的起源,也是中国文明的起源。

  总而言之,人与人之间的共存就是这样以生产力的客观进步为背景,在利益的激励下实现的。当人与人之间的共存关系取代对立的生存斗争关系后我们人类就进入了文明社会。

  由于整个社会秩序由于强者的利益需要而出现的,所以整个社会的秩序体现的往往是社会秩序缔造者—强者的意志,整个社会秩序可以说是以君主为首的整个血亲统治集团的意志的体现,而强者的意志主要体现在对自己血亲利益的保护上。因为在自然阶段是一个基因进化的阶段,而优秀的基因是通过血缘关系得以存在和延续的,生物的本能就是保证自身的基因能够存活下去,所以生物钟爱自己的后代,人类理所当然的延续了这种血亲本能,因而在这种本能的驱使下人们钟爱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人。那么在利益相对匮乏的环境中人们如何爱自己的血亲呢?主要表现为利益方面的偏重。文明社会相对于自然状态的一个重要的区别打破了神圣的血亲隔阂,出于利益的需要我们需要和一些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共存。但是共存并不是说食物丰富到完全没有利益冲突,事实上只是利益冲突不像自然状态那样表现为相互掠夺与杀戮取而代之的是强者对弱者的剥削与压迫,只是利益冲突的剧烈程度有所缓解,所以利益冲突仍然广泛而深入的存在,在利益冲突的环境中,血缘关系导致人们偏爱自己的血亲,表现在具体的行为中就是我们总是把土地、爵位、奴隶赠与我们的血亲,按照血缘关系的远近分配土地和权力。

  在利益匮乏的环境中对于自己的血亲绝对的偏爱从另一方面就意味着对非血缘关系的人的绝对的防范和戒备,为什么呢?因为利益是有限的,不可能无限的满足所有人,所以有限的利益通常被优先传递给我们的血亲,对于那些和我们没有血缘关系的而且已经被我们用武力征服了的人们,利益的偏向让他们利益匮乏,利益匮乏让他们对利益相对丰盈的强势部落充满敌意、隔阂,为了防止他们窥伺我们的土地和权力,我们要对他们施以重压,具体的讲就是剥削和压迫,征服他们是为了让他们给我们创造利益,所以他们必须向我们进贡,这就是剥削,没有哪个人会自愿的把利益拱手送人,所以我们必须以武力来压迫。这就是中国农业社会从夏朝到西周末期这段时期的核心秩序。

  虽然在这个阶段人与人之间打破了自然状态绝对对立的局面,实现了共存,但是这并不是说在这个阶段人们的利益需求就得到了充分的满足,事实上当时的生产力是相当脆弱的,每当遇到洪水、蝗灾、干旱、战争等因素的干扰,食物便会相对匮乏,比如在《资治通鉴》中经常有记载的“大饥,人相食”,而聚集在一起逃入深山成为“群盗”以在凶年逃避官府盘剥的的记载更多,资治通鉴还只是从春秋到宋朝的历史,春秋战国时代被我们认为是生产力取得巨大进步的时代,那么之前的夏、商、西周的状态可想而知。所以在这个阶段食物相对而言还是非常匮乏,奴隶经常游离于饥饿和死亡的边缘,对于血亲贵族而言饲养奴隶也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事情,因为需要时刻防备饥饿的奴隶阴谋逃亡甚至杀死自己。简言之,因为食物匮乏的缘故,部落的血亲成员与奴隶的关系、联盟中各个部落之间的关系是非常紧张的,完全依靠高压和恐怖政策来维持。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环境,血亲贵族对奴隶拥有绝对生死大权,即奴隶就像牛羊一样绝对的依附于血亲贵族。不得不承认,在那种利益严重冲突的环境下这种出于安全考虑的防范性措施是保障自身安全和利益所必须的。也就是说,利益匮乏导致以血缘关系为纽带、标准的不平等、特权。

  只是文明社会与自然状态最大的区别就是,自然状态下由于利益绝对对立,人们只和自己的血亲共存,而文明社会由于生产力的进步,没有血缘关系的人们从非存即亡的生存斗争关系的关系变成了相互剥削与压迫的关系。在这种关系下,人们和非血缘关系的外人在不平等的状态下实现了共存。这便是相对于自然状态而言人类最初的奴隶制文明的进步性。血亲隔阂得到了一定的缓解。也就是说人与人关系相对于自然状态的绝对对立的关系而言实现了一定程度上的松弛。

  当生产力进步到这么一种程度:人们对于食物的需要已经被充分的满足,能够抵御各种自然灾害、人为灾害的冲击的时候,满足到人们在任何情况下不需要再为食物发愁、不需要为了食物而相互争夺的时候。这时候我们认为食物相对而言已经极大丰盈了。农业生产力的进步会使得食物不断丰盈,食物的不断丰盈会直接促使以利益为核心的人与人的关系不断的缓和。

  关于食物需求被充分满足这一点我们也可以在相关历史史料中找到线索,比如,在南北朝之前,军队外出打仗都有一个劫掠百姓的习惯(例如秦朝的魏缭就正式的提出过“以战养战”的原则,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因为在那个时候粮食匮乏,为了军队的需要必须这样做)。但是在南北朝之后,情况大大不一样,东周与南方政权的军事冲突之后经常有战败的一方“委弃军资器械无数”或“堆积如山”的记载,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军队行军不得扰民的惯例才慢慢的成为常例。南北宋时期每逢灾害减免税收的惯例与之前每逢旱涝、战争便“大饥,人相食”的情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奴隶因为自己游离于饥饿和死亡的边缘才对贵族怀有刻骨铭心的仇恨,贵族也因为这种仇恨,所以才会强化对奴隶的绝对权力,所以农业社会才会充满特权、隔阂和敌意,这是两者关系紧张的根源。但是,如果食物相对于以前更加丰富,奴隶能够得到充足的食物供应,奴隶也就不会对贵族有那种强烈的敌意,敌意弱化后,贵族出于防范和戒备对奴隶的绝对权力也会不断的弱化。为什么呢?在利益相对丰盈的环境下,缓解人与人之间的紧张关系是一种策略调整:为了生存而与他人殊死搏斗以获取食物是在利益匮乏环境下的无奈之举,但是在利益丰盈环境下为了对于生存而言非必要的利益而拼命争斗并因此招致他人仇恨而是生命生存环境充满危险因素是得不偿失的、是不符合利益原则的。当食物变得相对丰盈的时候,对于生物的需要而言重要性会下降,人与人之间因为食物匮乏而相互的敌意就会弱化,所以我们因为之前食物相对匮乏的环境下而对他人采取的防范和对自己人采取的利益保护因为失去了存在意义理应随着食物的丰盈而缓解,以此来缓解之前就一直存在的因为食物匮乏而存在的武力冲突。借此来减少损失!

  从统治集团的角度看,消灭血亲特权是在新环境中稳固自身权力的一种新的方法,事实上,中国古代的政权更迭的根本原因也正在于此,每一个新王朝一旦确立,都要确立新的“祖制”,而新的祖制几乎无一例外的相对于前朝更加的开放和包容,因为只有这样自己构建的政权才能够尽可能的长久。所以在以上这个模型中食物供应相对丰盈后缓解自己对他人的防范和戒备是一个非常自然和简单的事情。防范和戒备的缓解具体表现在人与人之间因为利益匮乏而导致的以血缘关系为根据的特权、不平等随着时间的推进不断的弱化:从上古时期的奴隶到汉代的封国到南北朝的部曲、荫户,再到南北宋时期的纯粹的雇佣关系:佃户。从秦朝律法根本不受理主人杀死奴隶的案件到南北宋时期奴隶法律地位与主人完全一致。

  总而言之,当利益变得丰富的时候我们的问题的中心就从对别人的剥削和压迫变成如何更好的缓解阶级矛盾。高效的生产力通常意味着更多的人口、更多的土地、更高的产量、更加复杂的经济关系,更加复杂的社会利益关系,在这种环境中如何能够通过制定更合理的税收制度、徭役制度等最大化的缓解民众与朝廷之间的利益隔阂呢?如何通过制定更为有效的约束贵族、官吏行为的方式来缓和民众对官府盘剥的厌恶呢?在春秋战国时代之前出于对外人的防范和戒备以及自身血亲本能的驱使下,政府里面掌握实权的是皇帝本身的血亲。但是现在一方面随着农业生产力的进步,国土和人口的扩张,人与人之间利益冲突极大缓解,通过册封血亲的方式以保护江山社稷安全已无必要,同时皇室血亲成员在短期、局部利益刺激下轻则贪婪盘剥、重则武装暴动,而血亲特权的存在则更使这种短期、局部行为危害进一步扩大,因为以剥削与压迫为宗旨的权力作为一种利益匮乏状态下的利益方式,其本身就是一种维护特定人群利益的局部、短期利益行为。也就是说,在部落间利益对立状态消失后血亲特权的存在成为威胁官僚政权的重要因素;另一方面王朝政府需要一些有经验、有能力的人来处理这些复杂的利益关系,所以政府必须在其内部进行调整,国家制度的主要作用不再是像对待敌人一样防范和戒备外围人口而是更加高效的缓和上层与下层的矛盾,用人的标准不再是血缘关系的远近,而是处理政务的能力,因而政府的结构在越来越朝着官僚化、职能化的方向发展,血亲特权势力被不断的弱化。这个过程是一个考虑问题的中心从以保护财富、权利安全为核心的对别人采取的一系列防范和戒备措施为中心到为了维护自身权利的稳固而主动的积极的提高协调利益关系的,争取外围人口的支持和认可的一个过程。因而到了南北宋的时候官职的性质已经不再是权力和爵位的象征,不再是标榜家族荣耀的东西,而是皇帝雇佣的管理人员的一个职位,是一种或几种政府职能的体现。纯粹的官僚政府从战国时期秦朝的商鞅变法开始形成,在南北宋得到了最终的实现,血亲特权基本消失,外围人口对血亲贵族的依附关系已经被纯粹的雇佣关系所取代。纵观全球在这一时期兴起的新兴文化,比如儒学、基督教、伊斯兰教,虽然具体内容有差异,但其核心主张也都是仁爱文化,即以弱化血亲隔阂、仇恨为主,提倡“法制”、“博爱”、“德行”等。

  总之,农业社会的社会核心秩序可以简单的理解为强者和弱者的关系,双方关系围绕着赋税而演变,强者对弱者的赋税从根本上讲是一种剥削和压迫的关系,是一种以自然界的弱肉强食的秩序为源泉,由于生产力的进步而被弱化的一种秩序,弱者向强者缴纳赋税完全是被迫的,因为没有哪个人会自愿把自己的粮食无偿的转让给别人,所以强者对弱者赋税的权力则是建立在武力的基础之上的,在这种秩序中双方的关系从根本上讲是冲突的。而农业文明演变的方向是如何在生产力进步的背景下采取一种尽量让这种冲突尽可能缓和的社会秩序。总之,农业文明的发展史是以利益冲突为背景建立起来的一种旨在尽可能缓解利益冲突的过程。

  即是说农业文明阶段,人类社会秩序根本上以围绕土地等物质要素的争夺为主,农业利益方式的进步只是在不断的弱化、缓解这个利益冲突的秩序,但是本质还是不变的。这也说明了这么一个事实,虽然人类经由对相关物质环境的干预瓦解了利益对立的自然秩序,但是对物质环境干预的程度并不足以在根本上改变人与人利益冲突的事实。换句话说,农业文明阶段的人们对于物质环境的改变只是一种浅层次上的改变,比如,我们可以通过兴修水利来让原本贫瘠、干旱、低产的土地变成沃土,沃土的增加在一定程度上能够缓解人与人关于土地的争夺的激烈程度,但是这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人与人争夺土地、赋税的行为。所以在这个阶段人与人之间的利益关系还是冲突的,还是强者与弱者的关系。农业文明发展的最高成就出现于农业生产条件最优越的中国,具体是中国的官僚制。因为中国的官僚的出现使得血亲贵族与奴隶的关系最终在南北宋的时候实际上成为了雇佣关系,特权基本消失、血亲隔阂得到了最大弱化。

  当农业生产力进步到能够应对所有的环境因素的作用,在任何情况下保持人们充足的食物供给之后。由于人与人之间的冲突在食物充分满足的时候已经消失,那么在农业生产力达到了满足人们所需之后,人与人的关系又会朝着怎样的方向演变呢?

  人类的任何的利益行为都会遇到阻力。即便是我们挥动一下手臂都会受到来自空气的阻力。而在“物质世界本质”部分中我们说过地球上的相关物质环境是自由运动的结果之一,这个相对物质环境一样秉承了物质世界的基本特征,一方面我们所处的地球物质环境中存在着无数种具体的物质形态,另一方面具体物质形态之间相互作用形成了一种充满变动性的物质环境。人类在这样复杂、变动的环境中,受到物质环境中所有相关具体物质形态及其变动性的复杂多变的作用。由于具体物质根据内在结构自我运动并非根据生命生物结构运动,所以我们生活的世界总是存在无穷多的缺陷和不完美。比如在酷热的夏季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雨,对于正在晾晒衣服的人而言是一个不利的外部因素作用。再例如,在我们正要出行的时候起了一场大雾导致高速公路关闭影响到我们的行程,这个物质因素作用当然是一次不利作用。不利的物质作用对人类产生了不利的影响。

  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多元化的、变动性环境对人的存在不断作用的物质状态中,这是一个基本事实。由于具体物质结构的自我运动,无穷多不利因素作用的事实决定了这个世界对于人类而言是不完美的,所以在这个充满着局限性的环境中我们有着无穷多的物质需求。我们需要满足我们的多样化物质需求以尽量弱化不利的物质因素对人的作用。比如我们需要雨衣来保护我们在下雨天出行时不被雨水淋湿,同时我们需要药品来保护我们免受环境中病菌的伤害,还需要棉衣来应对冬天的严寒,需要洗衣机来应对穿脏的衣物,需要马车帮我们搬运沉重的货物······。我们需要多样化的物质利益以应对多样化的不利因素作用。雨衣、药品、棉衣、马车等这种多样化的物质利益需求我们称为“延展利益”。

  以延展利益为核心的人与人关系演变的核心原理是什么呢?换言之,我们该如何满足我们的延展利益呢?因为我们无法同时做好多个事情,当我们致力于农田的时候我们就无法在治病上投入相同的时间和精力钻研病情,当我们全力钻研治病的时候就无法尽全力做好木工、铁匠、瓦匠······。我们无法对每件事投入足够多的时间和精力也就意味着无法把每件事做的更精致、更专业、更高效。总而言之,个人的时间和精力是有限的,仅凭个人很难有效满足所有的需求。所以,人类满足延展利益的方式和自然生命的多细胞进化过程一样,是分工和协作,即现在我们所熟悉的市场经济机制。分工和协作具体的讲是一个在利益相对丰盈的环境中自然出现的:对于个体的人而言,我们的使命就是根据环境来通过最优的方式获取最大化的利益,比如在自然状态的时候由于农耕技术尚未出现,所以人们只能通过打猎这种高危行为来获取食物,但是农耕技术出现并成熟之后人们很快就偏向于这种收益多而且风险小的利益获取方式,也就是说人们的生存方式从根本上讲是受当时生产力环境制约的,当环境变化之后我们的生存方式也会变化,而且生产力越是丰盈的环境人们的选择越是多样化,其利益获取方式越是富裕和高效。

  农业生产力完全丰盈之后人们的生活环境出现了一下变化:一,社会中出现了大量的富裕粮食;二,再无饥饿威胁的人们对于“延展利益”产生了需求。在这种环境下,我们可以继续通过种地来维持生活,但是我们还有另外一种新选择:例如人们经常遭受疾病的困扰,同时人们还有大量的剩余粮食,鉴于此形式人们还可以通过给他人治疗疾病来换取农户的剩余粮食。而且作为一个医生,不存在重体力劳动,同时获益也更高。也就是说医生职业相对于农民职业而言有着更大的优越性。所以,它在富裕农业生产力的环境中的出现也就成为了历史的必然。也就是说,随着生产力的不断进步,在充满着对人类不利因素的物质环境中演化出专门用以弱化不利因素的作用的行业、谋生方式是社会演变的必然趋势。

  也就是说延展利益的满足并非人们亲为所致,而是交换所致,农业社会人们之间因为食物匮乏而相互冲突,而在商业社会却因为交换而相互需要和依赖。社会性分工和协作就是通过这种机制得以延展开来。地球上有多少种危害人们生存的负面因素,人们便有多少种延展需求,有多少种延展需求,便就有多少种职业,每一种职业对应相关负面因素对人的负作用。

  更加富裕的生产力使得人们在应对负面因素的方面更加的有效,同时应对方法也更加的复杂、多样化,比如说古时候人们应对炎热的天气的方法就是扇子,但是现在人们的应对方法则是空调,毫无疑问,空调比扇子更有效,同时也更复杂。更加复杂的工具则意味着更加复杂的工作,更加复杂的工作则需要更加复杂、精细的分工和协作,之前的扇子只要一个人就可以制成,但是一台空调则需数人之力以及一切相关的技术积累等等,总之需要更加细致的分工和更加严密的相互配合。也就是说作为一个有机体,随着生产力的进步,人类社会变得越来越复杂、越来越精密。

  总之富裕生产力催生了分工和贸易,分工和贸易使生产力进一步丰盈,进一步的生产力进步会导致生产力更加的富裕,更加富裕的生产力则会使人们的欲望大大延展,追随着这种欲望,分工和贸易导致的共生关系会以远胜于欲望本身的程度不断的延展、不断的深化和细化,就像藤蔓一样蔓延开来,因为更好的满足一个欲望则需要采取更复杂的方法。以延展利益为主要导向的以分工和贸易(协作)为社会核心内容的人类社会第二阶段起始于一七八九年的英国资产阶级革命,时至今日分工和贸易(协作)已经有了相当程度的发展和完善。

  资本主义的兴起代表着为了延展利益而出现的分工和协作的整体利益关系结构体系取代围绕物质要素形成的相互争夺、对立的局部利益关系结构体系成为社会的核心利益关系结构体系。这也就从根本上使得人类的利益关系主要的从围绕着土地的争夺形成的相互对立的局部利益关系(行为)转变成为了出于利益的需要人与人相互依赖、联合的整体利益关系(行为)。这也说明了人的作用首次超越物的作用成为人们利益方式中主要的影响因素。

  资本主义最大的作用在于使人类进入了延展利益时代,使人类社会从单一的以食物为核心的利益需求进入了更高一层的、以应对其他环境威胁因素为目的的延展利益时代。以应对环境不利因素为主的延展利益成为核心利益说明人类从资本主义时代开始联合在一起继承细胞相互联合的趋势:细胞之间相互联合与人与人之间相互联合的根本目的是一样的,都是为了更好的应对多元化的物质环境因素威胁。都是通过分工和协作的方式让相关物质环境更加符合生命的各种需要,让物质环境相对于生命更加完美。也就是说开启了人与人相互联合向着整体进发的时代。即整体化进程始于以延展利益为核心的资本主义!

  人类的整体化进程始于资本主义,也就是说资本主义虽然以延展利益为运动方向,但是资本主义并不等于人类整体状态。比如,农夫需要大夫以保证自己的身体健康,而大夫需要农夫满足自己的食物需求,于是农夫为大夫提供食物以换取医药,大夫为农夫提供医药以换取粮食,双方以各自的产品来交换对方的产品,就这样农夫和大夫相互形成了一种互惠互利的共生关系。但是在另一个次要方面,农夫和大夫是两个相互独立的自主体,商业交换行为是以局部利益为基础的共生行为,双方都是抱着自身利益优先的动机希望这种商业交换行为能够在利益上更多的偏向自己,所以很自然地,农夫总是希望更少的粮食换取更多的医药,而大夫也总是希望更少的医药换取更多的粮食,卖家总是希望价格越高越好,而买家则希望价格越低越好。也就是说商品经济时代,虽然人与人在根本上是相互需要的,但是我们的生产力还没有进步到让延展利益也达到完全丰盈的状态,所以在这个基础上还存在一些边缘化的商业利益摩擦。因为相互之间存在利益摩擦,所以每个参与主体均已自身利益为出发点,无论是农夫还是大夫他们的行为均以自身局部利益为出发点,而不是以所有人的整体利益为出发点。因为存在利益摩擦,所以即便是在企业内部仍然因为薪资待遇、职位调动等因素而存在相互的隔阂 ,如此等等。

  总而言之,在资本主义时代,每个人根据延展利益与他人形成了一种松散的互利互惠的共生关系,所有人的所有共生关系的总和就是我们现在所熟知的市场经济,而这种共生关系之所以不等于整体是因为共生关系虽然使人与人之间利益关系在根本上从对立转变为统一,但是共生关系也只是让人与人之间的利益统一关系占据了主导地位,并没有完全消解利益冲突。资本主义时代仍然是一个充满利益摩擦的时代,仍然是一个各自为各自打算的时代,市场经济时代的社会是无数独立主体的集合,而不是单一的一个整体,所以它不是整体状态。

  那么,更为具体的讲,人类社会是如何演化出我们所一直倡导的整体结构状态的呢?

  人类的使命是永久性追求利益,在延展利益阶段,人们更好的实现自身利益丰盈的方法根本上是依靠为他人尽可能多的创造利益来实现自身的利益(大夫就是通过为农民解除病痛来获取自己的利益的)。那么人们该如何为他人创造更丰盈的利益呢?还是分工与协作:当人们创造的利益越来越多、越来越优良的时候,人们为了获取这些利益所做的工作也就越来越多,自然也就需要更多的帮手通过分工和协作来分担。

  比如说一个大夫开了一个医馆,因为随着生产力的进步,农民手中的粮食越来越丰盈,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农民生了病以后不再硬扛了,而是会来看大夫,这样一来大夫的生意就会越来越好,当大夫的生意越来越好的时候,大夫本人也就会越来越忙。由于一个人本身的时间和精力是有限的,所以当生意好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你本人通过增加自身工作量的方式已经很难让生意进一步提升。为了进一步把生意做大,你就会通过对外招募人手的方式来实现生意做大的愿望,由于你一个人在诊断病情的时候没办法抓药、抓药的时候没办法熬药、熬药的时候没办法算账,所以当你忙不过来的时候你需要一个专门的抓药的、一个专门的财务、一个专门的熬药工、一个专门的门

  迎、一个前台、一个导医员,如此等等。于是出于生意上的需要你招来了许多人来分担不同的工作,于是一个初级的组织就形成了。也就是说为了利益的需要我们内部形成了分工和协作。

  当为了把生意做得更红火你第一次招来了第一个帮手的时候,你就构建了一个为了共同利益而相互协作的初级的组织。随着生意越来越好,你们会越来越忙,为了能够应付越来越多的事情,你就会不断的招募更多的人来加入你这个共同利益组织。

  一个伙计进入医馆之前,当他在种地谋生时候,他种地的行为只和他的利益相关,与他的邻里是没有什么利益关系的,也就是说在进入组织之前,人与人之间是相互孤立的,没有利益联系的。但是在进入医馆这个组织后,当了一个专门负责抓药的伙计后,虽然他通过抓药来换取工资,但是他抓药的行为已经不只是和他个人利益:工资有关系了。而且更多的和医馆中其他的人(比如负责熬药的,负责根据药收钱的等等)的利益也有关系了,他与其他的在医馆工作的人通过分工、相互协作维持着这个医馆整体组织的正常运营。他本身的行为成为了医馆这个组织正常运作的一部分、一个整体系统的一部分。所以,在这个组织扩张的过程中,打破了原有的个体之间彼此孤立的状态,原本相互独立的个体连结成了一个利益共同体。组织扩张促进了个体间的利益融合,弱化了利益孤立、冲突,增进了人与人之间的了解和信任,弱化了相互间的防范和戒备。也就是说他与这个医馆,及这个医馆中工作的其他人构成了了一个利益共同体。这样的通过有组织的分工和协作来实现共同利益的行为就构成了整体利益方式。员工之间不是相互孤立的自主体,而是相互分工与协作的一个整体,组织内的所有人的行为更多的是组织意志的体现,维护的是整个组织的利益,而不是每个人自身的利益。这就是一个初步的整体。

  我们知道生产力的进步、利益的丰盈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所以人与人的利益关系是一个协作逐步强化、冲突逐步弱化的过程,所以从走出自然状态之后到进入整体状态之前是一个冲突与协作并存的状态,这个状态其实就是我们目前所处的状态,即目前来讲一个组织中既存在着以组织效率为导向的结构、又存在着以组织安全为导向的结构。例如大夫之所以招募人进来只是因为自身忙不过来,所以招了一些帮手进来,但是这个医馆本质上还是大夫本人的私有财产,在当前这个存在利益冲突的环境中大夫出于财产安全的考虑掌控着医馆的所有大权,大夫享受着这个医馆所带来的绝大部分利润,伙计们只是打工领工资的。一方面这个组织里的人相互分工合作,另一方面却又在更深的利益层次相互防范和戒备,换句话说,这个组织内部同时存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结构:以组织效率为导向的结构和以组织安全为导向的结构。这种初级状态的组织就是我们现在所熟知的“私有企业”。

  但是随着生意进一步变好、组织规模的扩张,内部的隔阂会随着分工与协作的日益丰富和深入而弱化及最终消解。比如说,当初因为生意忙不过来所以招了一些帮手来抓药、熬药、结账、门迎、前台、导医等等,至于进货、收钱、工人工资标准的制定等重要的事情则是大夫亲自管理。而随着生意的再进一步变好,比如说实现了集团化、跨行业多元化发展,事情也变得比以前更多了,比如说以前大夫一天只需要处理十件事情就可以了,但是现在生意变好了以后呢!每天有二十件甚至三十件事情等着大夫处理。这时候大夫又开始忙不过来了,当你忙不过来时就会造成事件积压而得不到及时处理,这时候组织因为事件得不到及时处理而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这些问题我们统称为“效率低下”。当初就是因为忙不过来而招进来了抓药的、熬药的、门迎、前台、导医员等等。那么现在忙不过来的时候又不得不把更多,更重要的事情交给专门的人甚至为此专门成立的机构来做以提高效率,比如说成立了采购部、人事部、财务部、行政部等专门负责进货、招人、工资的制定、收钱、以及日常的管理等等,虽然对于财产安全的顾虑也是必要的,但是当生意做大了以后效率问题显然压倒了安全问题成为了更重要的问题。也就是说随着生意的持续性变好、工作量的持续性增加,大夫出于效率的考虑把越来越多、越来越重要的事情交给别人来做。外人对组织运行参与的范围更广、程度更深,并且围绕着提高效率人们之间构成了越来越多越来越优良的现代化利益结构体制。就这样,先是从不重要的工作开始,然后慢慢的随着组织的扩张、工作量的增加,为了实现更高的效率,越来越多的、越来越重要的工作被不断的交给别人来做。随着这股趋势的不断深入,最终,以效率为导向的组织结构体制将替代所有者出于财产安全考虑对组织的占有、控制权。所以,效率提升的过程也是对财产的占有和控制权不断弱化消解的过程。

  就这样,随着组织规模的扩张、分工协作越来越深入,大夫在安全顾虑的驱使下对组织的占有和控制的权力在提高效率的需求的推动下逐步的让位给围绕着效率而衍生出来的新型利益结构体制,此之谓整体结构组织。伴随着人们彼此利益参与程度越来越深入的分工、协作,人们彼此间的利益隔阂越来越小、利益融合越来也深入。当效率结构完全替代安全结构时,所有者利益与他人利益完全融为一体,不分彼此,实现了利益一体化。当一个组织完全实现了利益一体化后,此组织即可谓真正的“整体”。

  当整体利益方式普遍有效时,使用整体利益方式最大化实现自身利益方式就会成为人们的习惯,习惯久而久之就会成为人们的性格,性格经过长期的沉淀就会成为道德规范(所以从这个角度讲道德其实是一种极为高明的智慧),道德规范经过历练和升华就会成为文化。这些基于整体利益方式基础上的文化无一例外都是“仁爱”文化。

  整体方法是我们实现利益延展的根本方法,整体方法的核心内容是根据不断延展的利益需要进行分工和协作,从而完成更大量、更复杂的工作。整体组织中人与人之间的利益是不断趋向于一体化的,他们为了共同利益而分工、相互协作。随着生产力的不断进步、利益的不断丰盈,整体内部的隔阂越来越小、分工与协作会越来越精微、越来越活跃,进而导致效率越来越高。效率的提升一方面会使整体内部隔阂不断弱化,另一方面会使组织规模不断扩张。因为效率的提升有赖于更精细的分工与协作,更精细的分工与协作需要更多的人手。所以,效率的提升会使更多的人加入组织,从而导致组织规模扩张。随着效率不断提升、组织规模不断扩张,越来越多的人会被不断的吸收到这个组织中来。当效率的提升达到极致:整个组织实现了利益一体化。组织规模的扩张也将达到极致:全人类都将统一于这个整体组织之中。届时,人类整体状态实现!

  资本主义初期会自然、自发的形成无穷多的组织分布在各地、各个行业,资本主义时代的人们隶属于各种各样的组织,以上所举大夫的医馆只是其中极普通的一个。在生产力进步的背景下它们为了利益扩张而在竭尽所能扩张规模、殚精竭虑地弱化内部隔阂以能够给公众提供更优良、丰盈的延展利益。在对内优化结构对外扩张规模的过程中能够有效变革的组织便会迅速扩张规模,取得相对竞争优势,而无法进行有效变革的组织便会日益萎缩,最终被淘汰。整体化趋势就是这样一个趋势:随着生产力的不断进步及利益的不断丰盈,这种淘汰、筛选机制会逐渐的超越行业、地区等具体因素的限制成为纯粹的关于以效率为导向的整体利益结构体系构建的竞争,在这种超越行业、地区等具体限制的淘汰筛选机制下,个体组织在效率的推动下规模会不断扩大,独立的组织数目则会不断减少,最终将会筛选出一个最开明的组织,而这个组织将囊括一切、实现包括所有人在内的利益一体化。这个组织就是人类最终进入的整体组织。

  人类的整体化趋势是一个从“物”到“人”的过程,从“物”到“人”的过程是一个个体间利益从对立到统一的过程。利益对立到统一的过程具体的讲是一个整体利益方式不断替代局部利益方式的过程。

  局部利益行为之所以会存在则是因为利益匮乏,局部利益行为强调在利益匮乏的环境中对物质要素的占有和控制。为什么要占有和控制物质要素呢?因为利益匮乏导致利益冲突,比如人们都非常需要食物、衣服、房子等物质利益要素,但是物质利益要素却是有限的,为了满足人们各自的欲望,人们便会围绕着有限的物质要素而相互争斗,在争斗中获胜的一方会宣布自己占有和控制物质要素。在利益匮乏导致冲突的环境中,人与人之间相互对抗、各自维护各自利益。即在利益冲突的环境中维护局部短期利益的行为就是所谓“局部利益行为”。

  更为形象的讲,我们认为一切通过增强他人利益来实现自身利益的行为即为整体利益行为。比如,大夫因为忙不过来,于是他付钱雇人来帮忙。这个行为一方面帮他减轻了负担,另一方面使来帮助他的人获得了报酬,依靠此种以利益融合为基础的分工、协作来提高效率以实现更高利益的行为即整体利益行为。同时我们认为一切通过损害他人利益来实现自身利益的行为即为局部利益行为。比如,大夫需要雇一个帮手,从大夫立场看自然是希望雇人的工资越少越好,因为工资越少为他节省下来的钱就越多,而从帮手的立场看自然是希望工资越多越好,因为工资越高他挣的就越多。当工资低时,大夫得利,帮手损利;工资高时,大夫损利,帮手得利。也就是说从这个层面看,无论工资如何变动,必然有人得利同时有人损利。像这样一方的利益增加必然导致另一方利益损失的行为我们称为局部利益行为。在这个环境中有关各方肯定是相互斗争,相互对抗。

  自然状态和农业文明阶段,人与人利益关系根本冲突的时代,就是典型的局部利益行为主导的时代。但是即便在当今社会,局部利益行为充斥在各个角落。比如说作为医馆所有者大夫掌控着医馆的所有重要权力的行为就是一种局部利益行为,因为他之所以要对医馆进行占有和控制并不是为了保护员工的利益而是为了保证自己的财产不受他人窥伺和侵蚀。也就是说财产私有制是局部利益行为的一种;再比如说,当今地球上存在着几百个独立的政府组织,那么这几百个独立的政府组织之所以相对独立也只是为了维护各自所在地区的人们的利益,美国政府的目的是维护美国人的利益,中国政府的目的是维护中国人的利益,也就是说独立存在的政府组织只是为了维护局部地区的人们的利益,并不是为了维护全球人们的利益,所以独立组织的存在也是一种局部利益行为。另外像公司之间的竞争行为,两支军队的交战行为,两个政党的竞选行为等等均属于局部利益行为。

  局部行为之所以必然消解是因为一方面,随着生产力的进步、利益不断丰盈的趋势下人与人之间的利益冲突逐渐的弱化,在利益冲突弱化的背景下以相互竞争、相互防范和戒备为核心的局部利益行为的作用就会不断弱化。另一方面在生产力不断进步,利益不断丰盈的趋势中人们需要延展自身利益,延展自身利益的根本方法是分工协作,但是局部行为的存在将会阻碍组织进一步的分工协作、将会阻碍效率的提高,进而阻碍人们追求更高层次利益。

  例如,美国政府和中国政府是两个相互独立的组织,两国人们之所以要选择让自己的政府相对于其他政府独立、把主权掌握在自己手里主要是为了生命、财产等利益避免遭受侵害。但是组织的自主性和独立性导致各个组织的相互独立决策、独立行动,相互之间没有统一的目标、统一的行动,更没有相互之间的分工和协调。甚至,各个组织之间还会相互冲突和对抗。也就是说,一切出于应对利益冲突而构建起来的用以相互对抗的组织独立性和自主性会在根本上阻碍相互之间建立共生性质的利益关系、阻碍人与人之间的利益合作。再例如,在组织内部,作为组织拥有者,如果你因为害怕别人侵蚀自己的财产而要占有和控制这个组织,那么你必然会把这个组织的核心权力掌握在自己手中。但是现实的情况是,这个组织是一个不断变得更加庞大、复杂的组织,当你大权独揽的同时你也会被繁琐的政务包围(传说统一六国以后的嬴政每天要批阅一百二十斤重的竹简奏章),由于事务繁多、复杂,你又由于时间、精力、阅历、能力等各方面因素无法事事亲躬,所以也就无法把所有事情做好。这样一来就会决策过程漫长、反应速度慢、做出错误的决策如此等等。也就是说当你大权独揽的时候,会导致效率低下。长此以往会使组织进一步发展受阻,停滞不前,甚至是倒退,长此以往必然会被淘汰,被取代。内部的隔阂会阻碍分工和效率进一步的发展和深入,进而阻碍效率的提高。

  一方面随着人与人利益冲突的不断弱化,对人的攻击和防备措施即局部利益行为逐渐的失去了存在的必要。另一方面它的存在又会阻碍组织进一步的分工协作,将会阻碍效率的提高,进而阻碍人们追求更高层次利益。简言之,局部利益行为的存在是有害无利的,而人类是生来追求利益的,人们会强化一切有利的利益方式,会弱化一切不利的利益方式。最终,随着生产力的进步,一切利益安全为导向的局部利益行为及结构都会被以效率为导向的整体利益行为及结构取代。

  人类整体化进程是一个人与人利益关系(由人构成的组织与组织之间的利益关系亦属于人与人利益关系范围,不只是两个自然人的利益关系)从相互对立到相互统一的过程。随着生产力的不断进步,整体利益方式框架下伴随着提升效率的需要生长起来的越来越广泛、深入的分工与协作导致的利益一体化日益广泛、深入。利益一体化迅速强化的同时,以组织内部隔阂、组织之间相互对抗及独立等为存在形式的一切形式的围绕物质利益要素相互争夺、独立的局部利益行为迅速消解。

  也就是说,整体利益行为完全统治人类世界的时候我们即进入人类整体状态。那么,我们如何判断整体利益行为是否完全统治世界呢?由于整体利益方式本质是基于利益一体化基础上的相互关怀。所以,我们可以通过观察人类社会是否完全、绝对为无阻力主动关怀所填充为标准来判断整体利益行为是否绝对、完全填充世界,进而据此判断社会是否进入人类整体状态。

  那么,什么是无阻力主动关怀呢?无阻力主动关怀就是在利益结构非常完善的情况下指不存在因为利益立场而导致对人们的需求予以回避的情况。那么,什么是利益结构不完善情况下基于利益立场导致的对人利益需求予以回避呢?比如说,对于市场经济中的买卖双方而言,卖方总是希望价格越高越好,而买方总是希望价格越低越好。在这种环境中虽然卖方知道买方希望价格越低越好,但是却对买方的需求有意阻碍,买方虽然知道卖方希望价格越高越好,但是却对卖方的需求有意回避。买卖双方各自的行为均属于局部利益行为,所以不是无阻力主动关怀。这就是所谓“利益结构不完善导致的情况下存在的因为利益立场而导致对人的利益需求有意回避”。

  而我们所说的无阻力关怀指的是不存在因为利益结构不完善导致的任何情况下对任何人的任何需求予以回避的情况。这种情况只能出现在细胞及人类的整体状态中。

  比如我的身体就是许多的细胞联合在一起构成的联合体,这个联合体就是细胞整体状态,而在这个细胞整体状态中对任何一个细胞的状态的关怀都是纯粹的、无条件的,因为“我”是所有的细胞,所有的细胞就是“我”,我对我身体的任何一部分的关怀都是对本身的关怀,所以我对我身体的任何一部分的关怀都是纯粹、充分的,即无阻力关怀。

  人类之整体是所有的自然人联合在一起构成的一个统一的组织,这个组织就是人类整体状态,在这个组织中对任何一个自然人所有需求的关怀都是纯粹的、无条件的,因为组织就是所有自然人,所有自然人就是组织,组织对任何一个自然人的关怀都是对组织本身的关怀,所以组织对组织内任何一个自然人的关怀都是纯粹的、充分的,即无阻力关怀。所谓无阻力主动关怀就是指人类社会将来所要达到的这么一种状态,这种状态就是人类整体状态。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02-2018 钱柜娱乐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苏ICP备14022977号

电话:0371-777777777 地址: 河南鹤壁高新区科学大道与七叶路交叉口路北60号